鲁培新:周总理巧妙送出旅美大熊猫

发布日期:2019-08-19 22:54   来源:未知   阅读:

  1972年2月21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乘坐专机在北京机场准时着陆。中美破冰,举世瞩目。

  外交无小事,礼仪必先行。曾在外交部礼宾司工作20多年的老外交官鲁培新当时参与了尼克松来访的接待工作。

  当时中美尚未正式建交,小说《剑来》作者是谁有何典故?,中方如何接待尼克松?军乐团如何地道演奏尼克松最喜欢的曲子?旅美大熊猫如何送?尼克松如何评价中方的接待工作?在这场被称为“改变世界一周”的破冰之旅中,作为亲历者,鲁培新对于其中的细节至今记忆犹新。

  礼宾是外交工作的寒暑表。参加过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鲁培新对此感悟更加深刻。

  鲁培新清楚记得,周总理亲自抓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并制定了详细的接待方案。

  彼时,中美两国尚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在接待上要合理把握一个“度”。鲁培新介绍,尼克松访华,是他主动要来,包括之前的基辛格秘密访华,都很不容易,因此要给点“热度”。

  如何通过礼仪反映出“热度”?鲁培新介绍,在机场欢迎仪式上,按照惯例悬挂中美两国国旗,奏两国国歌和检阅仪仗队等。尼克松既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首脑,中方的接待完全符合礼仪。

  1972年2月21日晚7时,周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欢迎晚宴,欢迎尼克松一行。国宴的盛大场面,通过国际通讯卫星传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这次晚宴把接待尼克松访华的“热度”烘托到一个高潮。晚宴上,周总理亲自指定军乐团演奏《美丽的亚美利加》《牧场上的家》《草堆里的火鸡》三首美国歌曲。其中,《美丽的亚美利加》是尼克松最喜欢的曲子,也是他就职典礼上演奏的,《牧场上的家》则是尼克松家乡的歌曲。

  “周总理亲自到大会堂去听军乐团排练演奏,再三嘱咐军乐团一定要演奏好,要适应美国人的口味。”鲁培新描绘当时的情景,“周总理特别强调,尼克松是懂音乐的,钢琴弹得很不错,你们相当于在音乐家面前演奏。”

  整个欢迎晚宴非常成功,当军乐团演奏的三首美国歌曲一一响起时,尼克松夫妇感到非常亲切和高兴。宴会结束时,尼克松在周恩来的陪同下特意到军乐团敬酒表示感谢。

  到了尼克松的告别宴会上,还有一个特别的小插曲。鲁培新回忆:“当时,尼克松夫人拿着熊猫牌香烟翻来覆去地看。周总理就问她,你喜欢吗?尼克松夫人回答:我不抽烟,但我喜欢熊猫。我能不能把这盒香烟拿走?周总理说,当然,你可以拿走熊猫香烟,我们中国政府还要送给你们一对真正的大熊猫。”

  刚开始,尼克松夫人还不相信,以为翻译错了,直到周总理又重复了一遍,确实如此。尼克松夫人当时非常激动,高兴极了,拍了拍尼克松的肩膀,依然用惊讶的口吻说:“中国要送我们熊猫了!”

  早在尼克松正式访华之前,美国就曾派来几批由政府高级官员带队的先遣小组。几乎每个先遣组来到中国,北京动物园的熊猫馆都是他们的必到之处。尼克松夫人也不例外,她到达中国后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前往北京动物园看熊猫。上街购物时,尼克松夫人和她的随从又买了一大堆熊猫玩具。

  事实上,1956年至1957年,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稀有鸟类饲养场和美国芝加哥动物园就曾先后致信北京动物园,希望“以货币或动物交换中国一对大熊猫”,但因各种原因,交换计划最终流产。尼克松总统希望借访华之机,再次争取获得熊猫的机会,最终如愿以偿。在北京动物园生活了不到一年的两只雌性大熊猫“玲玲”和“兴兴”被选中。

  “礼宾工作要为外交服务,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周总理在指导礼宾工作时是非常英明、恰如其分的。送熊猫的事情是之前就安排好了,借宴会尼克松夫人聊起熊猫香烟,把送熊猫的事情提出来,效果立刻就不一样了。”鲁培新感慨道。

  时间倒回到上世纪60年代末,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全国旅游会议代表时,特别指示礼宾司在京的所有工作人员也参加接见活动。“接见时,周总理先是让礼宾司的同志都站起来,然后对参会代表说,在礼宾工作中,他们做了大量、非常重要的工作,很细致、很辛苦。”鲁培新回忆,周总理当时对礼宾工作提出了一些要求,即礼宾也需要作一些改革、一些创新,礼宾司的同志应该在办公室的墙上写上“礼宾革命”四个大字。后来,礼宾司将这四个字贴在了办公室的墙上,遵照执行。

  贯彻周总理的指示,礼宾司一系列的改革开始了。比如机场欢迎仪式,原来的仪式有5000名群众参加迎接,我国领导人到机场迎接外国来访领导人,检阅完仪仗队以后,要绕全场一周,和群众见面。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都如此。从“礼宾革命”开始,5000名群众机场迎接环节就逐渐取消了。

  在欢迎宴会环节,鲁培新回忆,毛主席和周总理对此都曾有过指示。新中国成立初期招待国宾的国宴里,几乎都有燕窝、鱼翅之类的名贵菜。1965年3月,毛主席指示,说宴会规格高,且不看对象,如千篇一律上燕窝、鱼翅那些名贵菜,花钱多,又不实惠,外国人也不一定喜欢吃,建议请外国人四菜一汤就可以。毛主席还说,外国贵宾到中国来是来看的、来谈的,不是来吃的。

  对此,鲁培新深有体会。比如,最初宴请俄罗斯贵宾用海参,他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仅不喜欢吃,而且有点害怕。“礼宾革命”后,礼宾司根据外宾的具体情况,每次的菜品种类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比如,中国讲究“无鱼不成宴”,鱼是必须要有的,做法上选择烤制或清蒸,这属于中国特色菜。还有一个菜是介乎中餐、西餐之间的菜,最后一道是烹制的青菜。在吃法上采用“中餐西吃”,即给外宾专门准备刀叉,并备有筷子。除去冷盘先吃以外,热菜先上汤,喝完汤再上主菜。

  “这种‘删繁就简’的方式,既细致周到又有的放矢,既勤俭节约又紧凑大方,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宴风格:既热情友好又隆重亲切。受到来访外宾的一致好评。”鲁培新说,尼克松访华正值“礼宾革命”之后,新的礼宾风格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尼克松对中方的礼宾接待工作非常满意,他在回忆录中也特别赞赏中方礼宾接待的一些细节。尼克松在回忆录里表示:“中国仪仗队人数众多,表情刚毅,所有人都对我行注目礼,随着我的走动,所有战士的目光也缓缓移动,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后来这些照片在西方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记者 丰家卫

  1960年毕业于外交学院,同年进入外交部工作。曾任外交部美大司副处长、办公厅一等秘书、礼宾司参赞、副司长、代司长;中国驻苏联使馆职员、驻澳大利亚使馆一等秘书、驻斯洛文尼亚共和国首任大使、中国前外交官联谊会副会长。在近40年外交部工作期间,有20多年在礼宾司工作,曾安排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重要外交外事活动。